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概况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www.yzc88.com>>正文内容

www.yzc88.com

一半是水,一半是火(访新日记一)

——阅读面对大海的SINGAPORE

    新加坡,位于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联接亚洲与大洋洲交通的十字路口。从自然和历史的角度看,她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一个弹丸之地,一个资源贫乏的城市国家,一个人口不到四百万的岛国,一个历史很短的新生国家。但今天的事实是:一个崛起于亚洲的经济强国,一个活跃在世界舞台的学问强国,一个既有民主又严格法治的社会,一个华裔为主又多族和谐的乐园,一个根植中国学问又兼容西方文明的双学问国家。



   新加坡以其经济发展的奇迹和有序,高效的管理赢得了世界的敬重和广泛的关注。如果说一种文明的兴衰必然有一种历史的根源,那一种经济奇迹的背后肯定有一种推动与支撑的力量。是否可以这样说,新加坡的迅速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精英治国的政策和灵活的教育制度。

    2007年4月,在锡山区教育局的组织下,大家参加了新加坡宏见国际管理中心的教育培训,大家先后聆听了新加坡教育部部长特别助理林顺福先生关于《新加坡的国情与教育体系》、教育部科技署前副署长林保圣先生关于《新加坡学校行政管理与教研特点》、崔东红女士关于《新加坡中小学素质教育》、吴伟博士的《有效的公共行政领导艺术》、钟峻源先生关于《沟通艺术》等系列讲座,还先后参观了华侨中学、启化小学、军港中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走马观花看文明,聆听考察悟教育,短短的八天聆听与行走,使大家对新加坡的社会现状与教育运行有了一些概念性的认识与理解。




新加坡国立大学




    世界上,很少有这样的地方,满目英文但满耳华文,满街华人,但好多人又华文表达不很流畅,许多礼仪是中国学问,但很多行为又是西方文明。从政府、学校到家庭,都高度重视儒家学问的传承,但在社会的运行中,严格的法治(包括严酷的鞭刑)则大大的强化了社会运行的有序与有效。若说华夏文明以仁为核心,可谓之水,西方文明以个性张扬为核心,可谓之火,那是否可以说,SINGAPORE一半是水,一半是火。

    前总理吴作栋有这样一段话:“新加坡是个论功行赏的地方,谁的能力强,谁的表现好,谁就会得到应有的报酬”。政府提供充分的奖学金、助学金制度保障以及各种就业和服务机会,为政府与社今培养大量的优秀人才。通过积极有效,连贯性的因材施教,国家服务奖励,征聘遴选制度,为公共服务招贤纳士,吸引精英分子成为公务员(教师也在其中)。 在精英治国政策的影响下,就有了相应的许多精英教育行为。从本质上来说,新加坡的教育,是典型的精英教育。其连贯的分流制度、卓越学校计划(发挥学生的天赋与兴趣)、高才班GEP、直接收生计划、华侨中学的“领袖训练计划”等反映了精英培养的具体实践,而在这些实践的背后是国家教育政策的支撑,如“自主学校”的认定,国家各类奖励计划等,而这种精英教育的思想不仅仅体现在愿景与制度上,在具体的教育实践中,又通过相应的课程(如快捷课程、直通车计划、校本优质计划、深广计划、双学问课程等)得以保证和实施。

    但不容忽视的是,新加坡一面推进精英教育,一方面又重视为每一个国人提供均衡教育,前总理吴作栋在1997年说过这样一段话:要培养重思考的学校,爱学习的人民。1979年《吴庆瑞报告书》提出了有关分流制度的建议,灵活的分流制度和多元课程确保了新加坡教育制度关于“培育人才和充分发挥个人的潜能,为所有的学生提供至少十年的普通教育”目标的实现。总理李显龙先生关于教育的论述则更深刻地诠释了教育的本义:教育不仅是让人们掌握谋生技能,同时也是为下一代创造施展才能和实现抱负的机会。大家的目标不仅是传授丰富的常识,更重要的是在新一代人的内心里点燃起求知的火焰。

    1.走马观花——初吻新加坡
    由于我大学学的是地理专业,对 “花园城市” 的狮头鱼尾像、胡姬花、圣淘沙、牛车水等都耳熟能详。但真正到了面积仅为682平方公里的岛国, 面对满目英文路牌,瞧着大街小巷熙来攘往的各色人群, 照样不识东西南北。尽管满目似乎都是同宗同族人,但随处可见的马来人、印度人等,到处可闻的英语、马来语,仍使人顿感身居异国。


狮头鱼尾像



圣淘沙




    茶余课后,匆匆行走于哪些早己如雷贯耳的名胜,浮光掠影地膜拜那些早己烂熟于心的经典,仍是那样心旷神怡又眼花缭乱,每到一处手捧相机,忙不迭地乱按快门,视网膜中留下了许多灿烂。

    教了这么多年的GEOGRAPHY,对学生不知说了多少遍 “赤道地区由于终年气流上升,形成了高温多雨的气候特征”,但如此近的走近赤道还是第一次。一下飞机,热浪就扑面而来,空气中湿度极大,感觉上恍如六月江南“梅雨”天气一般。四月十日上午参观新加坡著名的华侨中学,在炽热的阳光下参观美丽的校园,穿着短袖,喝着矿泉水,走走看看,人人还都是一头汗水,每天午后,睛朗的天空因气流上升顷刻之间会瓢泼大雨,我才真正认识了“终年高温多雨” 的真实。

    有人说,人们到新加坡,很多人是为了追逐阳光和大海,面向碧海蓝天,把皮肤晒成比基尼美女那样的小麦颜色,然后枕着涛声梦中放飞疲惫的心灵。其实,每一个人初到新加坡第一感受肯定是那满目的鲜花,面向阳光,草坪花坛,马路天桥,到处是盛开的鲜花, 许多高大的人行道树,也可以披一身盛开的艳妆。悠闲地走在新加坡的大街上,或许突然就来一阵狂泻的对流雨,转瞬之间则是雨过天睛,马路街道被雨水冲得干干净净,行驶的汽车都泛着镜面似的亮光。嗅一嗅那带有海味的空气,不经意时常会吸入一缕马路边盛开的鲜花淡淡的幽香,人就醉了,心中油然升起:“谁设计了新加坡”?








    如果说植物远比动物快乐,给点阳光就灿烂,洒些雨露就蓬勃,那可以说,赤道附近的高温高湿,催生了星岛无数干姿百态的植物,植物有幸生长在赤道附近真是一种幸福,充沛的雨水滋润了植物,近乎直射的阳光强化了光合作用,生命在雨水与阳光的呵护下得以旺盛。到处可见高达几十米的雨树环抱着楼群,幢幢大楼掩映在树丛浓荫之中。许多不知名的大树不仅因为充沛的雨水而蓬勃,更因较多的阳光而灿烂,或满身披红,或多姿多彩,每一棵树,每一根草都因成长的欢乐而向人们绽放着笑脸。



    在这样一块幸福的沃土上,各种植物都能终年生长,尽情舒展生命的色彩和旺盛,放眼看去,到处是鲜艳和蓬勃,一棵树就是一身彩妆,那一排排绽开鲜花的雨树就恍如一条条流淌的花河,那一排排迎风摇曳的旅树不犹如嬉闹着的一群欢快的孩子吗?

    2.墙外花香——远飘的文明

    文明在哪里,这实在是一个需要经常问的问题。每次外访,常常感慨的并不是发达国家物质文明的发展高度,感官、心灵受到刺激和震撼的往往是发达国家公民普遍性的素养和公民习以为常的行为习惯。

    在新加坡,文明似乎成了一种时尚和习俗。公共场所的洁净,井然有序的交通秩序,在流通的纸币上绝对没有涂写的字迹、污损和残破。每一个人自觉自尊的排队学问,人际交往与经济交往中的诚信品质,严格的法治与传统学问浸濡相结合的社会运行规则等都给大家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在新加坡培训期间,大家听到,破坏公物要鞭刑,末经许可砍倒大树的处罚是“坐牢罚款加鞭刑”,但大家更看到和听到的是,新加坡公民行为的文明建设其实是双管齐下,除了严厉的法治以外更有家庭与学校长期的公民道德教育。

    应该把孩子们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在新加坡的教育中,有着一种体制、机制上的保证。国民教育的目标第一条写着:灌输核心价值观即刻苦耐劳、爱国爱民、勤于学习、善于思维,以便开拓心胸和视野、具有崇高的品格、力求上进的精神。小学《公民与道德教育》课程的重点是个人、家庭、学校、社会和国家。课程内容的设计从小到大,通过一些非常具体的内容灌输公民必备的价值观与态度,在各种课外活动、历史事迹纪念日、种族和谐日等活动中对中国学问中的忠、孝、礼、义、耻等传统价值观更加以具体的体验和不断的强化。正是在这种朴素但又真实的每天每时的教育浸濡中,孩子们不断养成了一个又一个好习惯,进而形成了公民基因性的优良习惯。

    每次外访,我常常会感到一种难以铭状的痛楚。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公民,但在天一的孩子们面前,我是一个教师,在天一的教师和家长们面前,我是一位校长,走出国门,我则是一位中国人和一位中国校长。走在异国的马路上或参观在异国的校园里,作为无锡这样经济发达地区重点中学的校长,已不会再因校园的基础设施而自惭,但在中外孩子们的综合素养对比与公民行为习惯的强烈对比中,有责任感的中国校长常会感到一种教育的沉重。负责大家在新加坡培训组织工作的无锡老乡尤炜女士语重心长的对大家说,今天的国人形象在新加坡人眼中已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一些积淀甚深的陋习仍使中国公民形象蒙羞。尤女士真切地对大家说:希翼大家这些校长要认识到,高素质其实是好习惯的不断累积,国人随地吐痰、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购物不排队、不遵守交通规则等等陋习在国际化的今天应该警醒并彻底抛弃了。

    新加坡宏见国际管理中心陈琥先生给大家讲了这样一件事: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访问新加坡时拜访李光耀总理,薄熙来问李光耀,新加坡的绿化为什么这么好,李光耀说,如果政府连家门口的草坪都管不好,还怎么招商引资。这与中国古训中的“一屋不扫何以平天下”是何等相似。地球已是平的,国际化己成为一种现实,“国家软实力”的竞争早己在悄然进行之中。公民的形象或许就是民族的形象、国家的形象,大道至简,重剑无锋,社会学问的高尚程度,公民道德的水准这种“软实力”才是真正的力量,这种“软实力”的建设应该成为教育工编辑梦萦魂牵的重任。

    是否可以这样说,新加坡的现代文明其实是中华文明的一次南下,一次远飘。古希腊文明、巴比伦文明、印加文明等等,历史上许多文明在沧海桑田的时间中被湮没了,在金戈铁马的争斗中被践踏了。但幸运的是,东方儒家思想的许多文明却在炎热的岛国有了萌发的沃土,并代代相传,溶进了代代新加坡公民的血液,化成了社会学问的“遗传性基因”,进而成为规范公民社会生活的一种隐性制度。

    我记得英国人罗素在《中国问题》一书中这样写道:中国人摸索出的生活方式已沿袭数千年,若能被全世界采纳,地球上肯定比现在有更多的欢乐和祥和——若不借鉴一向被大家轻视的东方智慧,大家的文明就没有指望了。西方心理学家马斯洛也曾这样说过:“道家和禅学在千年前就己开展了的视野,心理学家至今才开始意识到”。但遗憾的是,大家许多优秀的传统学问在西方学问逐渐进入的时候被稀释了,淡漠了,甚至被遗忘了,目睹新加坡“外儒内法”的社会运行,我想,大家真正应该静下心来,重新温习儒家的一些素质理论了,大家应该脚踏实地在优化孩子们一个又一个细微的习惯上来认识和实践大家的素质教育了。

    是否可以这样说,公民素质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教育的问题造成的。当然,我这儿说的教育包含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诸方面。当大家认真阅读新加坡小学毕业生应“能分辨是否,愿与他人分享,并先替别人着想,能跟他人建立友谊,对事业有强烈的好奇心,善于思考,并能表达自已的见解,以自己的学习为荣,养成良好的习惯,热爱新加坡”这一段文字以后,我想,教育工编辑和每位家长就不难认识到大家应该作那一些调整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