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概况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教师发展>> 教育研究>>正文内容

教育研究

成为有管理智慧的教师

成为有管理智慧的教师

成为有管理智慧的教师

       ◆能上好一堂课的教师不一定是学生喜欢的教师。做学生喜欢的教师必须要有一定的管理智慧。
  管理智慧的核心是教师的民主精神以及相关的管理技巧和管理威信。
  一位老师让学生敬畏的原因可能是他的思想魅力,也可能是他的人格魅力。学生喜欢老师,是因为老师有爱心,对学生好。

  华南师范大学教科院 刘良华

  一位教师如果有课程智慧和教学智慧,他(她)基本上就可以上好一堂课。但是,教师仅仅能上好一堂课是不够的。有的教师上课不错,却很让学生讨厌。学生为什么讨厌教师?很可能是教师缺乏基本的管理智慧。管理智慧的核心是教师的民主精神,除此之外,还包括相关的管理技巧和管理威信。

  民主管理

  多年以来,中国教育界一直在谈论民主的教育教育的民主。在教育理论界,有一本书已经成为教育界的经典,就是美国人杜威写的《民主主义与教育》。在教育实践领域,教育民主的倡议与呼声一直绵延不断。魏书生总结了他自己做教师兼班主任的经验,民主管理是最重要的一条。

  对教师来说,什么是民主呢?民主就是敬重学生,遇事肯与学生商量。如果学生出了事情之后,教师不与学生商量就自作主张解决学生的事务,就是独裁。独裁就是不与他人商量而单独地裁断

  有些教师也谈论民主,但他们也仅仅止于谈论,不愿意兑现。他们不认为学生有自己做主的资格和权利,总以为学生太小,没有经验,他们应该听从成人的指令,接受成人的安排。教师的这种怀疑与不信任,其实是成人对儿童的怀疑与不信任。成人曾经经历了失败和痛苦,这些失败与痛苦转化为人生经验之后,他们会以导师的心态鄙视和教训儿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是教师和家长的普遍心态。

  这种大人情结总有一天会让这些大人陷入尴尬:他们要么死死地抓住管理、治理的权利不放,这样的大人就会培养出大批唯唯诺诺的奴才或琐琐碎碎的蠢材,这是母强子弱的典型症状;他们要么在某个时候遭遇抵制或抵抗,他们一直不明白,我全心全意为他们着想,他们怎么不理解我的苦衷呢?大人们应该明白,人的成长需要付出必要的代价。儿童自己做主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很多错误甚至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这是成长必须支付的学费。如果父母一直怀疑孩子自己做主、自我管理的能力,那么,孩子的精神成长就会无限期地延迟;如果教师一直怀疑学生自己做主、自我管理的能力,那么,学生就会成为精神的侏儒。他们可能善于服从、听话、俯首称臣,但缺乏自信、热情、勇气,他们的生命也会缺乏基本的活力与光泽。

  管理的技巧

  过于追求管理中的技术主义是可疑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技术就不重要。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技术或技巧,这是一个常识。大家没有必要过于依赖技术、技巧以至于成为技术主义者,但是,没有人会否认,管理总是需要必要的技术与技巧的。

  班主任的管理技术主要显示为人际(尤其是教师与学生之间)交往的技巧与技艺。具体地说,这种技巧与技艺主要涉及一些处理人事的技巧与技艺。班级中的人事并不复杂,学生群体中的这些人事主要包括学习事件、情绪事件,偶尔也会遇到一些暴力事件、偷窃事件,等等。作为班主任,常见的问题是:如果学生群体中出现偷窃事件怎么办?如果学生与某个教师发生冲突怎么办?如果学生破坏班级规范怎么办?

  教师威信

  管理的根本精神是民主,让学生学会自我管理、自主发展,这是管理的核心目的。但是,无论民主管理多么美妙,它总还是需要一些辅助策略或前提条件。如果说技术是民主管理的辅助策略,那么,教师威信则可以视为民主管理的前提条件。

  一个教师在学生那里是否有威信,取决于这个教师是否能够让他的学生又敬畏又喜欢。教师可以询问自己:我要让学生敬畏我,我做到了吗?如果做到了这一条,紧接着可以询问第二条:我要让我的学生喜欢我,我做到了吗?学生凭什么敬畏教师?敬畏的原因可能是教师的思想魅力,也可能是教师的人格魅力。学生凭什么喜欢教师?喜欢的原因可能是教师有爱心。他对学生好,他的学生就喜欢他,就是这么简单。

  班主任管理个案

  班级是学校最基本的要素,对学校来说,如果一个一个的班级有生机了,这个学校就比较有生机。

  到目前为止,班主任管理领域至少推出了三个有影响的个案:一个是魏书生老师,他的代表作是《班主任工作漫谈》;一个是李镇西老师,他的代表作是《爱心与教育》;一个是万玮老师,他的代表作是《班主任兵法》。

  魏书生老师管理经验的关键词是自我管理制度管理,魏书生老师本人称之为民主和科学。李镇西老师的关键词是爱心。万玮老师的关键词是计谋,这个词听起来来有点像搞阴谋诡计,但万玮老师本人称之为与学生斗智斗勇

  他们三个人的差异和特色在于他们三个人所秉持的管理精神不太一样。

  万玮老师的管理精神大体是以兵家为主,辅之以在爱的前提下。尽管万玮老师的做法引起了一些非议,但一个年轻教师,能想那么多的办法成为一个让学生敬畏的班主任,也不容易。如果说万玮老师的管理精神显示为兵家为主,辅之以在爱的前提下,那么,李镇西老师的管理精神则直接显示为儒家为主或者叫做以爱心为主,并以思想者的魅力辅助之。儒家讲爱,所谓仁者爱人,这正是李镇西老师管理的闪光之处。但对那些年轻的、新上任的班主任来说,万玮老师的法家策略似乎更管用,倒是李镇西老师的儒家策略比较困难。李镇西老师的秘诀在于,他不只是有爱心,更重要的是他自己是一个思想者。魏书生老师的管理精神大体显示为以法家为主,兼及道家。法家讲究的是制度,道家讲究的是自治。魏书生的班主任经验虽然也遭受某些人的非议,但从概念来看,最具有现代意义的班主任经验还是民主。所谓民主,主要是制度管理自我管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